相关文章

狮子大开口加价索要小费“李鬼”搅乱广州搬家行业(图)

来源网址:

搬家是个辛苦活。图为一名搬家师傅刚忙完,一脸疲惫。

广州搬家行业兴起于1990年代,当时只有七八家公司。随后,因城市改造、房地产业发展,大小搬家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辉煌一时,也给市民带来了不少便利。但是近年,楼市限购,运营成本增加,用工荒、市场失序、“黑公司”搅局等种种因素令这个行业处境日益艰难,尤以今年为甚。由此导致的后果是,有些市民被“黑公司”欺诈,有些正规公司价格高了,服务质量却不如人意。

每年10月到次年春节,本是很多搬家公司的旺季。但记者近日走访广州多间搬家公司,发现不止旺季不旺,而且整个行业似乎如同天气进入了“冬季”。记者了解到,虽然住房限购和运营成本增加是主要原因,但“黑公司”扰乱市场,更令这个行业雪上加霜。

有业内人士说,成本大涨,业务量大降,正规公司担心搬家费大涨会吓走客户,所以现在许多搬家公司都陷入了两难境地。而市民向本报投诉称,现在“搬家不容易”,要么被网络上的“黑公司”欺诈,要么即使找到一些正规公司,价格也比以前高了,服务质量却不如人意。

限购和物价上涨导致旺季不旺,业务量减三四成

现状

限购和物价上涨导致旺季不旺,业务量减三四成

说起旺季不旺,多家企业的相关人士都称,住房限购政策和物价上涨影响公司业务。成都蚂蚁企业集团广州公司业务经理何鑫说,限购政策对他们的业务影响很大,这两年的业务量起码少了30%—40%。而近年物价不断上涨,公司肯定要给工人涨工资,以前工人工资大多在一两千元,现在起码要3000多元。

广州大众搬家公司的叶经理说,人力成本增加还有一项,就是公司还得给工人买社保,一个人500元,不买的话工人就会投诉。限购对公司的影响也很大,本来经济不景气,搬家的人就少;限购后,搬家的人就更少了,并且,他们公司的业务量因此下降了30%—40%。他说,搬家行业现在面临着很多问题,生存很困难。物价上涨,停车费上涨,油价上涨,工人工资又上涨,成本自然就上涨了很多。

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资深人士直言,有些搬家公司的业务量受限购政策影响更大,有减少将近五成的;行情好的公司,也普遍减少两三成到三四成。他说,广州搬家行业兴起于1990年代,当时只有七八家公司。此后,因城市改造、房地产业发展,这一行发展很快。但近两年利润下滑很大,某大公司以前是广州规模最大的搬家公司,有100多辆车,现在生意不景气,很多车辆都卖掉了,只剩下二三十辆了。

大企业如此,小企业的日子更难过。记者在多个现场看到,为了维持生计,不少有资质的小型搬家公司已经开始“节衣缩食”,大都撤掉了办公室,卖掉了办公家具。有办公室的,也是因陋就简,有些公司的办公室就设在公司负责人的出租屋里,有些公司干脆就在停车场里边随便搭建个小屋,就做了办公室。

吉利搬屋公司业务经理李先生告诉记者,因为物价上涨厉害,所以搬家的价格也有所上涨,但普遍涨幅不大。

对此,不少搬家公司负责人表示,他们现在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,住房限购本来就让生意减少了很多,而运营成本的大幅增加,更让企业利润大幅下滑,但是如果大幅调高搬家费用,又担心客人接受不了。

他们说,前几年中型车起步价也就500元,现在大多是600元,成本增加那么多,起步价好几年才涨了100元,而就因为起步价涨了100元,有些客户就学精明了,精打细算,只要搬家公司出车,自己去找散工搬家,导致公司工人没活干。

对于这个“进入冬天”的行业,从业多年、今年40岁的搬家工人刘师傅也感慨良多。他说,一方面是现在业务少多了;另一方面是现在的搬家工人也少了很多,因为现在愿意干体力活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,80后90后的农民工要求也高了。多家搬家公司的负责人也有同感。

大众搬屋叶经理说,新生代的农民工很多都不愿意做这种活儿,只有50岁以上的人才肯做,要招到年轻力壮的工人很困难。何鑫则感叹现在的年轻人“太娇气”,“我们的搬家工人都是农民工,但现在新生代的农民工很多都没吃过苦,也不愿意吃苦,即使进了公司,往往都做不久”。

网上假冒公司多,正规公司服务质量缩水

市场

网上假冒公司多,正规公司服务质量缩水

前不久,市民吴先生在网上与某“搬家公司”预约服务,双方讲明搬家路线、楼层和家私数量,谈好价格是700元。但4个工人一进吴先生家,就抱怨要搬的东西太多,搬出的是电梯楼,搬来的却是8层高的楼梯楼。工人还表示一车装不下,电视、冰箱、洗衣机都太大,书籍也多,得加钱,结果搬家费用增加到了1000元。

事后他又发现,自己的一本电子相册和一些衣服不见了,而那家“公司”竟然是假冒某知名搬家企业的“黑公司”。

记者上网查询,发现假冒搬家公司基本上已经覆盖了整个网络,在网络上能找到的搬家公司许多都是假冒的、不正规的搬家公司。他们往往通过低廉报价来招徕客户,但记者拨通那些网上公布的电话,那些“公司”一般都只谈生意,很少谈其他;打了10来个网络上的“搬家公司”的电话,接电话者都会找各种理由避免客户上门面谈生意。

记者调查了解到,这些“黑公司”一般都拒绝面谈,客户打电话给他们,他们往往直接“接单”,然后派车上门干活。

这些“黑公司”不但欺诈客户,还严重影响了正规公司的声誉和生意。“这两年假冒公司泛滥,网上的假冒公司全部复制了我们公司的网页,照抄我们的地址、历史、商标,换上他们自己的号码,但是消费者投诉,电话又打到我们公司来。投诉内容大概包括:或明或暗地索要小费,指着行李袋随意加价;工人损坏物品拒绝赔偿,客户还会莫名其妙地丢东西;如果客户索要发票,他们会另收10%的税款等。”一搬家公司的何经理说,今年以来他们接到的消费者投诉有30多例,声誉严重受损,生意也严重受损,仅以消费者打来投诉电话估算,今年公司就有大约15万元的产值因此流失。

受“黑公司”挤压,有些正规公司在面临“严冬”时也不免“病急乱投医”,收费高了,服务质量却下降了。市民徐小姐说,今年10月,她找了一家正规搬家公司搬家,其中有一些比较贵重的电器。第二天,她整理物品时,发现有一台液晶电视被撞坏了,于是打电话到这家公司索赔,该公司却不肯承担责任,说那些工人是临时工,已经不在公司干了,“要找你找他们去。”

市民小苏则感叹现在的搬家费太高,日前,他要从林和东搬到猎德,找到了一家正规搬家公司,对方的报价却让他吓了一跳,“我只是换个出租屋,只有不到半车的东西要搬,而且路程那么近,开价却要680元,简直是坑爹啊!”

业内

呼吁制订行业标准规范搬家市场

记者调查了解到,目前具有一定规模的正规搬家公司的成本包括:人工费占营业额的50%左右,燃油费约占15%,广告等支出占到10%以上,加上水电等办公支出,现在搬家公司的纯利润已经降到10%以下;而网络上大量假冒公司的搅局,更让正规公司雪上加霜。

何鑫说,网上那些假冒知名企业的“黑公司”运营成本很低,往往只要出一两辆车,几个人就可以了,就算正规公司管理再好,服务再好,“黑公司”都能轻易利用正规公司的资源,进行不正当竞争。

人人搬家公司的曾经理对此深有同感,他说,“黑公司”规模小,成本低,服务差,又不用给工人买社保,价格肯定比我们低,就靠这一个“噱头”,他们就能抢走我们不少生意。

业内人士则表示,搬家公司属社会服务类,其收费属于个体行为,目前政府还没有对搬家费用实行统一定价,所以不知情的市民肯定会选择报价低的公司。2004年后,有关部门就将搬家运输划入普通货运行业,以致搬家行业的准入门槛大大降低;而且搬家行业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严格的行业标准。这些,都导致搬家市场鱼龙混杂,如同“自由市场”,成了监管的盲区,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。

叶经理说,如果政府部门再不加强管理,如此发展下去,正规搬家公司可能就得消失,被他们“黑掉”了,或许将来有一天,市民将不知如何找到一家可信的搬家公司来为自己服务。因此他呼吁,政府要有所作为,公安、工商、物价等部门要联合行动,严厉打击黑公司;同时,相关部门也要制定一个行业标准,以此来规范搬家市场。如此,才能在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避免正规公司雪上加霜。

何鑫称,限购是国家层面的政策,不可能改变,但要帮助搬家企业度过“冬天”,各地政府部门应该有所作为,比如,既然正规搬家公司是在政府相关部门注册的,向政府缴纳了各种费用,那么,政府就有责任管理好搬家市场。

而市民则呼吁,政府对于一些正规公司的不良行为应该加强管理,以督促他们改进服务。